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爆款基金打新火热 五成爆款基金跑输大盘</div>

时间:2020-02-08 21:07 来源:未知 www.dgfsl.com

核心提示

原标题:爆款基金打新火热 你不知道的是曾经的爆款五成跑输大盘 来源:新京报 “大家就像当年排队买苹果手机一样,申购兴全合泰”,一资深基民李女士对记者表示。对基民来说,...

  原标题:爆款基金打新火热 你不知道的是曾经的爆款五成跑输大盘 来源:新京报

  “大家就像当年排队买苹果手机一样,申购兴全合泰”,一资深基民李女士对记者表示。对基民来说,追逐爆款就像追星,“买的就是一个梦想”。近三年沪深300累计收益率为17.07%,不过,三十多只爆款基金中,跑赢大盘的爆款基金仅占总数五成。

  “大家就像当年排队买苹果手机一样,申购兴全合泰”,一位资深基民李女士对记者表示。

  10月14日,兴全基金旗下第16只权益基金——兴全合泰开售,基民入市热情再次被点燃,这是继今年4月份发行的睿远成长价值后,又一个偏股爆款基金。首日申购超400亿元。Wind数据显示,400亿的申购规模相当于,偏股基金领域近三个多月的募资总额。

  “兴全基金按12.12%的比例配售,感觉基民们像在打新股一样买这只基金”,天相投顾总监贾志形容。

  基民有没有必要在首次申购时抢购,还是可以等等再买?记者统计发现,15年间47个爆款12只开放申赎后净值低于首次申购时的1元,2元以上的仅3只。

  爆款基金如何诞生?幕后推手是谁?基民是否有必要“打新”?记者采访了兴全基金首席策略师包卫军等,并通过梳理15年间爆款基金净值表现,还原爆款背后的故事。

  打新股一样买基金,兴全再出爆款基金

  兴全合泰一日申购总额相当于同类基金三个月募资总额。

  “百分之十几的配售比例,感觉基民们像在打新股一样买这只基金”。天相投顾总监贾志形容。

  10月14日发售的兴全合泰销售两小时后,申购量就超80亿,超过了该基金募集规模上限60亿元。到了下午两点,申购规模近200亿。截至当日下午五时收盘,申购总量超400亿元。

  随后,兴全基金宣布结束募集并按照12.12%的比例配售。10月18日,兴全基金发布公告,兴全合泰有效认购户数31.4万户,首募规模59.4亿元。

  申购量超400亿元是什么概念?记者根据Wind统计,从今年6月20日到10月20日3个月的时间里,共有66只和兴全合泰同样类型的偏股混合型基金发售,累计发售规模是413.29亿元。

  “之前做摸底的时候,(团队)就知道大概率会比例配售,首先是感受渠道认购情绪比价高,同时,基金经理任相栋原来在交银施罗德工作过程中,也有不少粉丝。但没想到这么火。”兴全基金首席策略师包卫军对记者透露。

  爆款频出背后,包卫军透露,兴全基金在最近的市场摸排中感受到了市场对于基金需求的集中爆发,不只是对于兴全、而是对于整个行业。目前全球都面临优质资产荒,钱多优质标的少的问题,因此过往业绩较好的基金机构和基金经理受到行业关注更多。

  权益型“爆款”产品的诞生,也离不开历史业绩突出的明星基金经理效应。国寿安保中债1-3年国开债基金经理陶尹斌强调,除了明星基金经理对于普通基民的影响外,更重要的是对于传统的强渠道方,明星基金经理是作为银行筛选销售基金的重要指标,当然也会主推以明星基金经理为主要宣传口径的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兴全基金旗下虽然仅有16只权益类产品,但兴全合泰不是旗下第一只爆款。去年1月兴全合宜曾募集了327亿巨资,成为去年最火基金之一。

  不过爆款基金并不意味着高收益。

  包卫军坦言,这主要受到市场点位的影响。同时超过300亿的资金规模也给基金经理带来很大的挑战。

  实际上,这只基金发行时,正值以上证50为代表的蓝筹股牛市到达高潮,市场点位高达3500点。不过随后上证指数迅速回落,同时A股持续下挫,直到今年4月1日,随着A股市场大涨,兴全合宜单位净值终于回到1元以上。

  基金大V“望京博格”对于兴全合宜的表现不佳也持相似观点,“300亿的规模相当于管理大盘了,再加上股市环境,基金经理谢治宇的水平还是不错的”。截至2019年10月20日,该基金成立以来的累计回报为8.65%,跑赢了沪深300指数。

  “这次的兴全合泰对于基金经理来说,规模会不会过大?”基民李女士表示,虽然目前不少基民参与申购,但心里还是有这类担忧。

  包卫军对记者表示,实际上本次设置比例配售就是为了控制规模,开放认购前,公司结合投研团队的支持力度以及当前市场的估值情况等多方面因素,将规模上限设为60亿元。“任相栋此前就有同时管理40多亿基金的经历,他也表示60亿是比较得心应手的规模”。

  “兴全基金特色和优势一直是‘小而精’的产品运作方式”,贾志对记者表示。Wind显示,目前16只权益类基金中,仅有两只基金超过100亿规模,分别是此前提到的300多亿的兴全合宜,以及目前规模达183亿的兴全趋势投资,另有2只基金规模超60亿。可见,这两只爆款在兴全基金内部都处于规模前段。

  爆款频出背后推手

  兴全合泰近半数申购规模出自招行,据记者统计,招行代销兴全合泰一天赚3000万。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 “爆款”基金频出,尤其在普通基民日常最关注的权益类投资。

  根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10月20日,包括普通股票型基金、偏股混合型基金、灵活配置型基金、平衡混合型基金在内的主动权益类基金总计募资1698.76亿元,其中有7只主动权益类基金首募份额超过40亿元。

  除了兴全合泰,40亿规模以上的基金中睿远成长价值基金也进行了26.21%的比例配售,实际上这只基金在今年3月开放申购后,首日申购量就达400亿。因此,这只基金在行业内也被视作上半年的爆款。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兴全基金、睿远基金,以及曾推出包括东方红睿玺在内多个爆款的东方证券,它们的基金托管人和主要的代销渠道均为招行。这也是业内评价“招行成就爆款”的主要原因。

  一位接近招商银行人士对记者表示,兴全合泰近半数的申购规模出自招行,这就意味着超过200亿的申购额都出自招行。同时较为特殊的是,券商在兴全合泰销售中扮演了关键角色,申购规模超百亿,其中兴业证券占45亿。

  基金大V望京博格对记者表示,实际上这三家基金公司跟招行保持长期战略合作,比如睿远的副总林敏就是前招行的零售品牌部负责人。天相投顾总监贾志对记者表示,招行最早做零售起家,因此在基金代销上有先发优势。

  包卫军对记者表示,相比于其他银行,招行在基金代销业务给他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看人”,优选基金管理人,他表示招行总行投入大量资源于基金业内公司和经理研究,同时不会对基金经理的投资风格设限,而是全市场找寻机会。

  前述接近招行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强渠道方也会参与到基金公司前期的产品设计中,兴全合宜某种程度上就算是“招行定制”。实际上, 绝大部分招行渠道力推的新基金,都有招行团队的参与,“这样才更加符合招行客户的需求”。

  记者注意到包括兴全合泰在内的多个爆款首次申购时,无论是在招行,还是在其他银行,或是像天天基金这样以往认购费折扣低至1折的渠道,认购费全都不打折。

  多位从业者对记者表示,这应该是应强渠道方招行的要求设置的。“认购费影响的是渠道受益,跟基金公司无关,这样能够最大程度保护招行的利益”,贾志说。

  根据记者推算,兴全合泰认购费率为:假设认购金额(M,含认购费),M<100万1.2%;100万≤M<200万1.0%;200万≤M<500万0.3%;M≥500万每笔1000元。招行代销兴全合泰一天的时间,不包括管理费分成,光是认购费就能赚到约3000万。

  “爆款基金的诞生最离不开的还是代销渠道的重点推介,而为了高额认购费,渠道也有动力打造爆款”,贾志说。他补充说,除了前述的招行,工行、建行等渠道也是“爆款制造机”。

  望京博格还解释了为什么“首次申购的基金才会出爆款、老基金的持续营销不会出爆款”,原因很简单:新基金认购费不打折,老基金认购费往往打折,这就意味着卖出同规模的基金,卖新基金赚的钱更多。

  除了认购费收入,开拓行外资源,也是渠道重要的动力。贾志分享了一个故事:“我印象最深的是在睿远一只基金比例配售时,有一个客户拿了1亿现金去到平安银行存款,根据当年7%的配售比例最后只买了700万的基金,这样的情况下,可以想见,银行是不会让剩下的钱轻易离开的。”

  爆款基金打新 基民能否稳赚?

  15年间47个爆款12只开放申赎后净值低于1元;可统计的37只爆款中近五成爆款基金跑输大盘。

  对基民来说,追逐爆款就像追星,“买的就是一个梦想”。

  多位基民也对记者表示,他们都曾有过追求爆款的经历。基民李女士对记者表示,新的爆款基金实际上满足了投资者买一块钱基金的需求。从客户的参与角度讲,一只新基金净值是一块钱,另一只老基金的净值可能是两块钱,同样资金购入新基金的份额更多,当每个份额都上涨五毛钱时,肯定是买净值低的基金挣得更多。而基民张女士对记者坦言,这跟从众心理有关:“就跟有时候看到饭店排队多,就觉得一定好吃一个意思”。

  根据天相投顾给出的数据,按照成立规模超100亿统计(开启比例配售基金,按照申购规模统计),从2004年至今,共有47只主动型权益类爆款基金。其中有6只基金当时的成立规模超过200亿,其中包括易方达新丝路混合、招商3年封闭运作战略配售、嘉实策略混合等。

  共有22只于2006-2007年发行,有10只于2015年上半年发行,合计约占总数的7成,而这两个时间段也是牛市。“牛市容易出爆款,因为整个市场都很热,赚钱效应明显、投资人投资意愿强,渠道适当引导就会产生爆款”,贾志说。

  翻阅过往报道,其实可以看到,过去的47只爆款主动型权益类基金,多受到散户投资人的追捧。但对于基民来说,是否需要像打新一样,争抢爆款基金?

  按照前述基民李女士的观点,可以看出不少基民“打新”是因为爆款基金净值低。那么评价有没有必要参与首次申购,可以看下这47只爆款基金开放申赎之后,净值是多少。

  据统计,共有12只基金在开放申赎时净值跌破1元,占总数25.5%。其中工银互联网加股票开放申赎是净值为0.673元,截至今年10月18日,净值仅为0.3641元。而今年上半年的爆款睿远成长价值开放申赎时净值为0.97元,直到今年7月之后,净值才稳定在1元以上。

  “权益类基金首先不是保本基金,也不是这种固收类产品,收益是有波动的。开放申赎之后会跌到面值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贾志评价。

  当然,也有小部分基金开放申赎后净值涨幅喜人。易方达科讯混合、长盛同德主题混合、华夏行业混合开放申赎后,净值分别是4.10元、3.0元、2.95元。有趣的是,这三只基金同是在2007年的大牛市发售。“在2007年阶段,基金大概率都是赚钱的”,包卫军回忆。“这也就意味着,即使没有买到这三款爆款,其他基金大概率也有相似的效果。”贾志说。

  另外31只基金开放申赎后的净值都在1-2元,占总数的66%。

  “其实爆款基金当然可以买,但是建议投资者面对首次申购,抱着平常心。有的时候,等等再入,有可能在跌破面值的时候入手,更划算”,贾志提示。

  据统计,47只基金,成立规模合计6759.34亿元,而到了最新一期,规模合计2651.37亿元,规模缩水了三分之二。“也就是三分之二的资金选择离开”,贾志说。

  在他看来,离开的基民中有相当数量的人是不够了解产品,抱着“打新股”的期待入手的。而市场的波动,导致预期匹配错位,是他们离开的主要原因。

  “投资者要意识到所有的权益类基金都可能亏损,你要给产品充足的时间、拉长周期,比如用三年、五年的投资周期或更长来下结论”,包卫军也提示。

  拉长时间看,这些爆款基金业绩表现如何?能够看到近3年业绩表现的基金共有37只,其整体业绩好坏各半。

  近三年增长率为负的基金中,华夏盛世混合的三年累计增长率是-41.20%;富国改革动力混合近三年累计增长率为-30.16%;工银互联网加股票的-28.54%;易方达新常态混合近三年累计增长率为-26.94%。

  总计14家基金近三年累计净增长率为负,占总数的37.8%。从类型上看,近三年负增长的基金多位积极配置混合型基金;从时间上看,5只负增长基金发行于2015年,8只基金发行于2006、2007年。值得注意的是,正如前述计算,有32只爆款发布于牛市,其中13只近三年负增长,占牛市发行总数四成。

  不过,也共有23只基金近三年的增长率为正,东方红中国优势混合、嘉实回报混合的近三年增长率超50%,其中东方红高达70.76%。

  近三年沪深300累计收益率为17.07%,共有17只基金的收益率跑赢大盘,占总数的约五成。跑赢大盘的基金中总计14只发行于牛市,也占牛市发行总数的4成。

  ■延展

  债基:今年近十只规模超百亿 中短期产品替代收益率走低的货基

  货基之后,替代品之一的债券型基金异军突起。

  从今年起,债券型基金募资规模走高,除了国寿安保中债1-3年国开债指数基金,中银1-3年国开债、鹏华1-3年国开债、交银中债1-3年农发债等近十只基金规模也均超过百亿。

  这也是国寿安保中债1-3年国开债指数基金基金经理陶尹斌首次管理百亿规模的基金,他对记者表示“有一些压力”,但感触更多的是投资者对他的信任、公司研究团队的支持。目前市场上同质化产品较多,“为什么国寿安保中债1-3年国开债指数基金打开申购后规模还是稳步上升的,还能获得机构的认可,那肯定是你要比其他人付出更多,让机构投资者更认同你的投资理念和策略。”他坦言。

  不同于权益类产品,债券型基金在中小型客户中接受度和认可度相对有限,所以主要面向保险、银行等机构发行。

  而超百亿规模的产品发行机构的股东多是大型银行、保险机构,陶尹斌表示,除了大股东的直接支持以外,股东背景带来的品牌溢价也尤为重要。“不管是银行还是保险,过去业务都以固收为主,更具备先发优势。”他表示。

  什么样的债券型基金可以被视作行业“爆款”?陶尹斌对记者表示,显著超过行业平均规模认购量的产品可以称之为“爆款”,这类产品能够体现出客户的认可度较高。

  针对今年指数基金爆款产品频频出现,陶尹斌对记者表示,最核心的原因是顺应了市场的发展趋势,在国内金融市场,大家对被动管理的需求越来越大,债券市场也同样如此,从去年年底开始,这类基金逐渐受到市场广泛的关注。

  “在国外的一些成熟的资本市场,指数类产品是很成熟的。目前我们感受到国内机构申购的热情和投资需求也是比较旺盛的”,他表示。

  同时,“可以看到今年募资状况比较好的产品还是1-3年偏中短期的产品,其实背后有一个市场原因,即今年的货币基金整体收益偏低,而这类中短期的指数类产品虽然久期稍长,但波动可控,并且整体业绩要优于货币基金,所以,在相对收益率低位的时候,这类中短期的指数类产品实际上能够满足部分客户的货基替代需求。”他补充说。

  新京报记者 张姝欣